您的位置首页  网络创业  经验

一位淘宝店主的代表初体验:开店期间曾遇网络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9-03-14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一位淘宝店主的代表初体验:开店期间曾遇网络  一个几乎没有购物记录的账号下单购买了店里最贵的土蜂蜜,多卖出一件商品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儿,梁倩娟却总担心下单者来意不善…

原标题:一位淘宝店主的代表初体验:开店期间曾遇网络

  一个几乎没有购物记录的账号下单购买了店里最贵的土蜂蜜,多卖出一件商品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儿,梁倩娟却总担心下单者来意不善。一年前,梁倩娟的网店曾数次接到“恶意订单”,对方以给差评或向相关部门投诉作为,索要“封口费”。

  今年32岁的梁倩娟,还有一个身份是全国代表。初中毕业就外出务工的她,回乡后在甘肃陇南石滩村开起了淘宝店,把400多农户的土特产品销往了全国。开店7年,梁倩娟体会到了数字经济为扶贫和创业带来的机会,更深切感受到优化营商的实在好处。

  刚刚过去的2018年,在不同互联网平台流窜作案的多个“恶意订单”团伙被抓获、起诉,梁倩娟也发现不明来历的“恶意订单”明显少了很多。梁倩娟认为,优化营商除了进一步打击恶意行为让商家经营,更需要提升商家的经营能力,真正实现“让一绿灯,让寸步难行”。

  春节过后刚刚一周,梁倩娟和丈夫赵世佳就开始了“巡山”之旅,他们要和深山里的养蜂人见面,确定接下来一年的产出和订单。

  沿山间公向西北而行,从石滩村到稻坪村,20多公里的程,却要在山间转40多个弯。

  道的尽头是一户被“圆棒”包围的人家。这家主人姓谢,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,几乎没有离开过身后的大山。满山的核桃树和环绕自家房屋的蜂巢,是老谢一家的主要收入来源。

  老谢家的蜂巢和常见的蜂箱明显不同,制作这种蜂巢要先把圆木掏空,只留一个小孔供本地野蜂进出。由于割蜜会对蜂巢造成,所以通常一年只采蜜一次。

  “这是最传统的养蜂法,我们管这个叫土蜂蜜。虽然没有普通蜂蜜那么甜,但是味道醇厚。”梁倩娟说,她从两年前开始从老谢家收购蜂蜜,上门收购让老谢不再发愁销,收购价格也比偶尔过来的小贩高了不少。

  “很多养蜂人都在更深的山里,这算是离家最近的。”梁倩娟说,2012年在淘宝开办店铺“陇上庄园”时,主营自家的农副产品,随着网店规模逐步扩大,她又开始帮忙销售周边村子农户的土特产。

  收货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,爬的山头也越来越多。给梁倩娟供货的村民逐渐增加到400多户,其中有100多是贫困户。作为当地电商扶贫的带头人,梁倩娟在2018年当选为全国代表。

  73岁的申大爷和老谢一样种核桃、养土蜂。每次过他家,即使没有收货需要,梁倩娟也会过来聊聊家常。“我是代表,除了忙活自己的事儿,也要经常来听听村民的一些话,看看对生活还有什么需求。”梁倩娟说。

  离开稻坪村之前,梁倩娟不忘提醒老谢等人,除了蜂蜜和核桃,平日采摘的一些野菜,规格达标的也都可以卖钱,“只要你们有货,我们就来收,只要真是好东西,在网上不发愁销。”

  傍晚时分,之前还在劝说村民别为销发愁的梁倩娟,回家看到电脑里的新订单却皱起了眉头。

  这个订单购买的正是白天刚去看过的土蜂蜜。由于采集周期长、产量相对较少,这种蜂蜜的价格比普通土蜂蜜贵了不少。

  “这个买家只在淘宝买过一次东西,有点担心这是搞恶意的。”赵世佳解释说,“陇上庄园”的生意开始红火之后,从2017年夏天开始,出现了一些“恶意订单”,“过去只听说一些市场有商家、收费的,没想到网上开店也能遇到。”

  赵世佳记得,由于在商品介绍中写了一句“绿色产品”,买家下单后提出这属于“虚假宣传”。

  “他当时找我要800元钱封口费,我也咽不下这口气,但是担心一旦被差评或者被举报,就会影响信誉,最后给了他400元钱。”赵世佳说,“这些人一般都会先说你的问题,然后留下一个联系方式,要是不联系就给差评,给的联系方式基本就是微信号和QQ,他们怕淘宝发现的。”

  “陇上庄园”的生意关系着数百个农户的山货能否顺利销售,也影响着几十位日常来店里兼职做加工的村民收入。

  作为国家首个电商扶贫示范市,陇南有超过1万家像“陇上庄园”一样的网店,这些网店连接了众多贫困群众,把他们的土特产卖向了全国。

  然而梁倩娟调查发现,从2017年夏天到2018年年初,陇南的很多电商从业者都曾过这种“恶意订单”,商家为了避免对方纠缠,往往会给对方“封口费”,有的卖家曾经给过数千元。

  “他们会故意找一些商品并不存在的问题我们。即使我们占着理,但如果不给他们一定的‘报酬’,他们会很久。”梁倩娟说,从以往的经验来看,这些“恶意订单”使用的账号几乎没有什么购买记录,“所以我们担心这个订单也是这种情况。”

  时间回拨到一年半以前,几乎是在梁倩娟最初“恶意订单”的同一时间,一个专门电商平台店铺的“职业差评师”团伙也引起了江苏海门警方的注意。

  警方发现,这个团伙在电商平单后,以商品质量、描述不符等理由进行差评,转而向店家钱财。

  警方介绍说,主犯杜某曾在电商平台经营一家店铺,后来“职业差评师”。杜某没有选择报警,反而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门。他加入各种兼职招聘QQ群,挖掘“下线”。网友邱某主动找到他合作,约定由杜某找店铺,邱某负责找人刷差评后再由杜某负责与店铺谈判。

  落网之前,被这个团伙的5名商家,最少的给了600元,最多的给了8800元。最终,三名团伙被法院以罪。

  针对此类“恶意订单”,警方和电商平台给商家的是,不要想着 “花钱消灾”,要用法律武器自身权益。这一点和梁倩娟的体会不谋而合。

  “一开始是觉得不想惹麻烦,但是后来感觉,自己又没做错什么,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地就把钱要走。”梁倩娟说,有一次自己没有配合给钱,对方投诉到了当地的食药监局,工作人员过来核查后,认为产品没有问题,对方也最终放弃了“索赔”。

  针对商家经营面临的诸多问题,陇南当地司法机关主动进行了帮扶,出台了加强司法、优化营商的专项工作方案,并向商家发放了工作联系卡,方便商家遇到问题时沟通咨询。

  2018年7月,陇南市电商发展法律服务中心揭牌成立。当地负责人表示,服务中心成立的目的在于商务交易安全并及时处置恶意投诉与欺诈。企业和电商从业者遇到网络恶意行为,要积极与电商发展法律服务中心沟通,运用法律武器企业权益。

  电商平台在陆续接到商家反映的“恶意订单”后,也主动协助各地机关对各类营商的“恶意买家”团伙进行打击。

  数据显示,从2017年6月至今,来自广东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上海、江苏等14个省份的36个地市机关,共破获了各类恶意行为案件134起,打击处罚犯罪嫌疑人289名。

  作为一名淘宝店主,梁倩娟曾经切身感受到“恶意订单”对商家的。作为一名全国代表,梁倩娟则尝试从更多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的解法。

  梁倩娟发现,针对网络商家的恶意行为手段多达10余种,有人利用差评来商家,有人以向工商、食药监等部门投诉为由向商家钱财,还有人利用广告法关于极限词的来商家。

  恶意行为团伙不但在各大电商平台流窜,外卖平台的商家和一些专业点评网站也会“差评师”和“恶意投诉人”。在外卖平台开米粉店的朋友小杨告诉她,自己开店不到半年就遇到了差评、恶意投诉等四五种“恶意订单”,有些靠“花小钱”或者免单了事,有些还闹到了米粉店加盟品牌的总部。

  2018年7月,浙江嘉兴打掉了一个利用“极限词”网店卖家的团伙。警方披露的信息显示,这个团伙在各互联网平台上不断“物色”合适的商家和链接,截图保留后通过“秒拍秒退”的方式形成订单,以商品存在违反广告法极限词的理由投诉,利用商家不懂法、怕麻烦等心理。

  仅仅半年的时间,来自不同电商平台近9000家商户都曾被这个团伙、。

  “电商为扶贫打开了一条新,不能让网络恶意行为影响商家的经营。”梁倩娟经过调查发现,在机关的打击和平台的治理之下,商家收到的各类恶意明显减少,但是“恶意差评”仍不时商家,“这个问题应该得到重视,让执法机关、电商平台、商家、消费者的力量真正形成合力,对网络恶意行为进行全面打击。”

  纠结了半天,梁倩娟还是决定发货。店铺后台虽然显示对方的购买记录只有一次,但并未提示这个订单有风险。

  “购买记录少并不代表一定有问题,下单的人有可能是个网购新手。”梁倩娟说,自己现在都清楚地记得,7年前作为新手收到第一笔订单时的情景。

  梁倩娟说,刚开店时产品比较单一,开张半个多月也没人光顾。“第一个顾客是山东的,他买了一瓶油泼辣子,听到下单成功的提示音,感觉特别兴奋。”

  梁倩娟特意找到这位买家询问,在没有评价、没有销售记录的情况下,为什么会选择自己的产品,“他说就是在网上搜索到的,感觉产品不错就下了单,并没有考虑太多,他还鼓励我说,以后的买家会越来越多的。”

  一天下午,正在外面办事的梁倩娟和赵世佳突然发现店里涌入了数百个订单,远远超过平时的销量,摸不着头脑的夫妻俩和几位买家联系才得知,自己的店铺上了淘宝“天天特卖”的首页。

  “那是第一次感受到平台技术的力量。”梁倩娟说,一次“特卖”就让两口子通宵没睡、发货发到手抽筋,而阿里安全为商家提供的各种自检自查工具,更是让她远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如今,每当有新货上架,梁倩娟首先想到的是查一下商品是否合规、介绍和说明中的语言是否恰当。电商平台上众多成功的案例,也让梁倩娟提高了知识产权的意识,在2016年她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商标“陇涓丰”。

  “过去讲知识就是力量,我现在感觉技术对咱们商家来说就是生产力。”梁倩娟说,让商家的生意做得更容易,就是让更多技术转变成商家易得、好用的能力。

  10多年的在外务工经历,从一个流水线上的普通操作工,成长为全球500强外企的部门负责人助理,梁倩娟凭的是一股子凡事较真的倔劲儿。

  也是凭着这股倔劲儿,返乡创业后哪怕是开店半个多月无人问津,梁倩娟也一直,最终迎来了日销售量超过600单的惊喜。

  梁倩娟认为,打造好的营商需要“双管齐下”,既要打击网络恶意行为,又要通过技术赋予商家更多的能力,真正在互联网平台上实现“让一绿灯,让寸步难行”。

  “2019年的全国,我希望通过我的经历,让更多人了解农村电商,也带动更多人通过电商脱贫致富。”梁倩娟想着把自己的事业做大,让更多村民享受到电商带来的红利。

  在梁家的院子里,一年里几乎有10个月都坐着兼职砸核桃的村民。最近几个月,梁倩娟和赵世佳研究制作了新产品蜂蜜核桃糕,把核桃仁和蜂蜜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后切成小块,单独包装销售,“比单卖核桃和蜂蜜赚的钱会更多一些,还只是试生产阶段,要是以后能够做大,带动更多的人就业,就再好不过了。”梁倩娟说。

  眼下,梁倩娟面临的问题是资金缺口:“收购农副产品季节性要求特别强,到了旺季收货的时候,一次性就要支出大量的资金,村民一般又不会赊账,所以每年收货的数量就有限了。贷款额度只有5万,资金确实有点不够用。”

  在2月的最后几天,梁倩娟收到了两个好消息。一个是“陇上庄园”从5钻店铺升级为皇冠店铺后,淘宝“小二”主动联系她,对如何提升店铺品质进行了业务指导。淘宝“小二”告诉她,面向优质商家的恶意行为防控工具即将全面上线%以上的恶意订单一经就能得到快速解决。

  2019春节各省份旅游收入排行榜出炉 19省收入超百亿人民网2月12日电(杨僧宇)2019年春节假期已结束,在已经公布春节旅游收入的27个省份中,四川以580.42亿元列旅游总收入排行榜第一名,同样也是接待游客总数最多的省份。根据排行榜中的数据显示,19省份旅游总收入均超过百亿,其中8省…【详细】

  再创新高!30个热点旅游城市晒春节成绩单人民网2月13日电(李易)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黄金周,全国旅游消费规模再创新高。在已经公布春节旅游收入的30个全国热点旅游城市中,成都、重庆、西安、广州、三亚、深圳6个城市收入破百亿,其中,成都以206.9亿元位列旅游收入排行榜首…【详细】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