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 网络创业  经验

接连被邹胜龙经纬投资,看原迅雷副总裁如何玩转流应用:胡军演过的电影

  • 来源:lieyunwang
  • |
  • 2016-03-27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摘要:从刚入职的应届毕业生做到迅雷副总裁的位置,李彬用了9年,这9年里与他相关的都被打上了迅雷的标签。而在迅雷上市的前半年,他却选择出走创业。胡军演过的电影最新动态及资讯。

12月16日,58同城宣布,与哈尔滨银行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将携手在汽车金融领域展开深度合作,实现汽车用户在58同城的一站式体验。在国内汽车消费爆发式增长和互联网金融稳步发展的背景下

(文/范晶晶)

从刚入职的应届毕业生做到迅雷副总裁的位置,李彬用了9年,这9年里与他相关的都被打上了迅雷的标签。而在迅雷上市的前半年,他却选择出走创业。

而这也得到了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的理解和支持,并为他投了第一笔数百万的天使。创业一年后,李彬又获得了经纬中国千万人民币的第二轮融资。

1450057253660.jpg

从未想过创业,但却接连创办三个项目

李彬与迅雷的渊源要追溯到2006年,刚大学毕业的他进入了在当时很有商业发展空间的迅雷,一待就是9年,他从普通小员工做到了副总裁的位置,经历了迅雷的快速发展阶段,迅雷也为他带来很多帮助。

但是9年后,他遇到了发展的瓶颈期,因此,在迅雷上市的前半年,他选择离开。

在那段时间,他的电话几乎快要被猎头打爆了,前迅雷副总裁的光环一时间让他成了猎头的香饽饽。

李彬想离职的想法也得到了迅雷创始人邹胜龙的理解和支持,但他为李彬指了一条更激进的路——创业,这在当时的情况下是李彬从来没想过的。

就这样,带着第一次创业的忐忑,李彬拿着迅雷投资的数百万天使在2013年7月正式离职开始创业。

由于天使轮的融资不是很多,开始创业,李彬首先想到的问题是如何存活?

在调研创业方向的过程中,他看中了休闲手游的市场,在2个月内开发了一款猜迷类产品,但是结果却和李彬想象的不太一样,“游戏的窗口期只有三个月,我们产品上线时窗口期已经到了末端,”结果可想而知。

第一个项目就这样失败了,但是李彬却从中吸取了经验:一款游戏要想成功一定要依赖一个强劲的渠道,渠道的价值很大,不论是人脉带来的还是资本带来的。

很快的,他开始做第二个项目,做了一个类渠道的产品,叫旺财。简单来说,就是类似于返利模式,用户通过玩游戏、装应用即可获得积分,发动用户的价值带动渠道价值,引导用户做积分墙。

4个人的团队花了20天时间,旺财在2014年2月正式上线,运营6个月的时候,已经有1000万的现金流了。

获得了现金流,团队状态也越来越健康,在去年3月份,李彬又获得了经纬中国千万人民币的投资。

但是这个项目却在10月份被苹果下架了,“虽然能赚钱,但是却违规了,苹果规定不能让一个应用通过激励的方式去下载另一个应用。”

养活自己实现了,李彬和团队开始思考第二个目标,想找一个足够有想象空间的市场,在2014年7月,团队就决定开始转项目。

就这样,李彬开始了第三个创业项目,也就是今天介绍的旗云。

迅雷错过了流媒体,但我们不想错过流应用

迅雷联合创始人程浩曾说,迅雷在07年到现在的互联网浪潮中错过了浏览器,流媒体以及手机应用商店这三个大风口,同时他也指出,企业最大的威胁不是竞争对手,而是趋势,要基业长青就必须要抓住每一个“颠覆性的变化”所带来的机遇。

“从迅雷的人出来考虑做旗云流应用这个项目很自然,”李彬告诉猎云网,迅雷下载成功依托于网络的快速发展,当宽带逐步变宽的时候迅雷就变成了必经之路,再往后,随着宽带的继续变宽,下载就不是必经之路了,反过来有一些体验更好的通道,比如点播,就变成了用户最主流的渠道。

带宽的变化一定程度上在改变用户的习惯,反过来产品也在适应带宽的发展。但李彬却指出,现在的点播只是运用了带宽的一小部分,那么剩下的大部分用来干什么,这成为了李彬这次创业的初衷。

2015年1月,李彬的第三个项目旗云流应用开始立项。中间的8个月,团队都用来闭关修炼解决各种技术上的问题,包括平台搭建成本问题、用户体验流畅性等,到了今年9月才开始接触做业务上的事情。

不同于已成红海的流媒体,流应用对于许多非技术从业者来说还是个新鲜词,那流应用到底是什么?简言之就是无需下载即可在线使用的App应用。应用实际运行在云端,用户即时获取云端应用的运行画面并进行交互。流应用即点即开,无需下载安装,即可以保证在线运行,又能够使用所有原生的能力。

旗云流应用的实现逻辑是把应用放在云端,然后把画面同步传输给用户,用户看到画面后再把控制传输给云端,云端再把画面的变化传输给用户的循环过程。

在这个过程里牵扯到视频的转码生成、以及传输之间的时间损耗,怎么把这一系列的事情压缩到一个很短的时间里显得至关重要,“都是用户直接操作的,要控制在50毫秒左右来实现这个循环。”以及如何在固定的带宽里减少占用的内存这些都是团队在研究、解决的问题。

那么旗云流应用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呢?李彬解释说,和近期Google在Android平台的一个很大更新不谋而合。

用户可以直接用Google搜索到移动App中的内容,即使这个App根本没有配套的移动网站。而且,如果你的手机上没有安装这个App,Google会直接在网页上给你展示应用。就像流媒体音乐一样,这个过程可以称得上是“流媒体应用”(Steaming Apps)。

原生App像是一个封闭孤岛,内容被局限在每个App内,很难被索引和发掘。“深度链接(deep linking)是近年来Google、Facebook和苹果这些大公司都在推动的东西,想要通过新技术将App之间的信息打通。”李彬说。

与谷歌不同的是,旗云采用了ARM与x86硬件结合的方式去搭建云端服务,“虽然复杂,但是结合了两类硬件的特性,能大幅降低云服务的成本并提升用户的体验”,简单的说就是旗云的服务器是自己定制的。李彬告诉猎云网,虽然开始团队都担心无法驾驭硬件领域的问题,但眼前的难题都很快被深圳的硬件资源所解决。

流应用发展的最大门槛是时间

旗云流应用在初期的切入点主要有两个,一是和应用商店尝试进行合作,用户在下载应用前,通过在线试用的方式进行决策,在手游这类“安装包大、选择丰富”的场景下,试用的价值更大;二是利用云服务技术实现互动,为手游生成一个只需500KB Size的流应用版本,可以在用户玩游戏的过程中同步进行本地化存储。


但是,李彬也坦言,目前发展的最大门槛是时间,“4G流量贵,再加上每个城市带宽的大小也不同,这方面很有影响。”现在的旗云流应用只在一些特定的场景有价值。

对于未来,李彬希望能够规划找到足够多合作的点,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里,通过流应用的合作方式,打破平台之间的门槛,解决性能诉求,还将改变用户获取信息的方式,重塑用户在移动端的用户体验。

“就和现在视频不再通过下载而是在线点播一样,流应用会像流媒体一样成为渠道和入口的基础技术服务。未来旗云流应用将在应用分发领域和手游发行领域深耕,用流应用的技术建立应用和手游发行新生态”。

现在更多人看到的是它的瓶颈,但是李彬相信流应用将会成为一种新的云服务形态,作为一种渠道或入口技术被广泛使用,所以团队会将重心放在流应用技术的完善,持续降低云端的运营成本并降低网络环境对用户体验的影响。

最后,李彬还透露,目前旗云流应用已经和数十家公司达成合作,团队成员将近20人。

“深圳的智能硬件产业就像吃火锅,底料早已有人备好,你想吃什么,就将半成品丢进火锅,烫熟了就可以吃。今天我想做手机,我就烫手机吃,明天我想做平衡车,就烫平衡车吃。”

  • 标签:
  • 编辑:晓松
友荐云推荐